Sunday, January 18, 2015

黄瑞林:工程没达标 应被扣押余款

承包商使用二等红泥在6号沟进行道路提升工程,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将致函要求公共工程局(JKR)扣押其工程余款。

“公共工程局需重视此问题,并指示承包商重新提升该道路,若对方不依从应被列入黑名单及扣押工程余款,以杀一儆百。”

他日前到6号沟路巡视时表示,承包商没有依据工程部的标准,在路旁各预留1公尺阔的闪车空间。

他指出,若遇到假日或收割期间,车流量剧增,将导致使道路使用者没有多余的空间避开大型车辆,极为危险。



陪同巡视者包括沙白县新村协调官黄亚祥、州议员助理颜健荣、C村村长黄运财及村委黄亚利。

黄瑞林探访烫伤青年。

适耕庄一名青年被滚烫热油烫伤,失去工作能力,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拨款2000令吉义助伤者,减轻其生活负担。

来自C村的伤者刘福顺(24岁)未烧伤前在本地一家海鲜餐馆工作,去年1224日因不小心把滚油淋到手部。

如今在家养伤的刘福顺由无业母亲王玉娣(55岁)照顾,因此向黄瑞林求助。

黄瑞林到伤者住家探访他时也劝其好好养伤并定时搽药,好让皮肤赶紧愈合。

陪同出席者包括沙白县新村协调官黄亚祥、州议员助理颜健荣、C村村长黄运财及村委黄亚利。


沙白县议会查封热浪沙滩一非法屋。

(适耕庄16日讯)适耕庄热浪沙滩入口处一木屋涉嫌违建装修为民宿,沙白安南县议会如今已查封有关建筑物。
有关建筑物被指在没有向县议会申请准证下就违例装修。
沙白县议会秘书阿瓦濡丁说,被查封的土地在2008年前原为一地主所有,由于拥有人之后没有更新临时地契(TOL),所以州政府已收回有关地段。
“县议会是接获村民有意在当地把非法屋改建成民宿的投报后,在1月12日查封该建筑物,至于建筑物事后是否拆除则需视土地局的决定。”
他说,民联在执政雪州后为保护州内的环境,滨海区许多沿河两旁的土地及沙滩,包括热浪沙滩皆通过宪报颁布为绿肺,以保护生态环境。
“所有,政府禁止任何人申请有关土地作为商业用途。”


船主担心船只被印尼炸毁。

随着一艘适耕庄渔船被印尼当局炸毁后,半港一艘同被印尼扣留的渔船船主担心步上后尘,船只被炸毁。
据悉,船主的一艘深海渔船在大马水域作业时,遭到多艘印尼小渔船围网扣及强制拖入印尼水域,以移交给印尼海事执法组。

这艘半港PKFA 7835 C2深海渔船及5名缅甸外劳,日前被印尼官方以越界作业罪名,扣留在印尼苏门答腊阿沙汗码头。

该艘价值60万令吉的C2型深海渔船,是来自半港的渔民马清发和陈亮国合资拥有。

他们担心印尼当局会以炸船方式来处理他们的渔船。

其中一名拥有人马清发(52岁)揭露,去年1230日凌晨420分,通过渔船卫星追踪器,发现这艘深海渔船是在马印交界之处,即我国半路屿(Pulau Jarak)以西水域作业,没触犯任何越界条例。

“但在30日早上7时,我们尝试用对讲机联络这艘渔船的缅甸外劳,但已没法联络,接着渔船追踪器也没了讯号,我们过后前往半港警察局报案。”
 
他指出,翌日其印尼友人通知,印尼媒体报道其渔船因越界而被扣。经多方调查,才被告知当时是多艘印尼菱网小渔船包围其渔船,将他的渔船拖入印尼水域,交给海事执法单位。

他们已就此发展再度向半港警方报案,但两次报案期间,海事局仅在30日向他录口供后就音信全无。

马清发表示,早前马印两国曾签署备忘录,两国渔船如果在重叠水域上作业,执法单位只能驱赶渔船,不能扣押渔民,况且他的渔船没有闯入印尼水域,印尼当局没理由扣留其渔船。

他希望大马海事局可助其彻查此事,包括与印尼外交部协商及通过渔船卫星追踪器查看渔船当时的正确位置,提供有力证据,将渔船带回我国。

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表示,大马政府在整件事上需负起很大的责任,协助渔船拥有人带回渔船。

他说,渔民已根据渔业局要求,花费40006000令吉安装渔船卫星追踪器,此刻政府正可利用这个科技,协助船主确定渔船位置,还渔民清白。

他认为,大马政府有必要为受害者伸张正义,通过外交方式向印尼力争到底,为渔民争取最大权益,勿一再搪塞责任。

“渔民不是走私违禁品或军火,而且马清发也肯定其渔船当时是在大马水域捕鱼,不应得到如此对待方式。

他揶揄身为华人代表的马华,是时候站起来,为人民发声,不要再保持沉默。

他反问首相纳吉,后者常强调马印关系良好,发生炸船和渔船被扣后,两国之间的兄弟情何在?

纪清端(半港渔民)
“我的两艘渔船于2012年的时候被印尼海军拖走,当时印尼当局还没经审判就将我的渔船烧毁,至今我还在为两艘渔船偿还贷款。

盼大马政府可以帮助渔民解决问题,讨海生活实在不容易,不要再为难我们。”





7号沟设立牌楼。

雪州民联政府自执政以来已耗资24万令吉,在适耕庄区新村和马来甘榜设立6个牌楼。

其中已设立牌楼的新村和马来甘榜包括A村(2个)、B村、C村、海口渔村及7号沟。

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日前到7号沟巡视牌楼时表示,州政府在发展每个选区时不仅仅关注于华社,马来社会也将被照顾,接下来将继续在8号和8号半沟新增牌楼。

他指出,牌楼可显现出每个新村的特色,也让游客容易辨别本身位置。

另外,他也说,州政府在 2015年期间将拨出300万令吉提升适耕庄区内基本设施,造福村民。


陪同巡视者包括沙白县议员诺苏丽西亚、州议员助理颜健荣、7号沟村长罗志坚及7号沟村委哈芝布纳里。

5号沟路被提升。

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表示,雪州政府在 2014年期间已拨出300万令吉提升适耕庄区内基本设施,造福村民。

所提升的设施包括路灯、道路、排水系统,所有工程都确保达到“物有所值”的概念。

他说,今年已被纳入将获提升的基本建设费用已达300万令吉,因此,相信今年的提升款项会比去年来得多。

他也说,这是民联政府回馈州民的方法,希望利用公帑所进行的计划,能为人民带来相等的利益。

黄瑞林日前到5号沟巡视一项道路提升工程时表示,这项道路提升工程共耗资712000令吉,提升工程全长4.2公里,路阔13尺。

“承包商将在路旁两边覆盖各1公尺的红泥。”

他指出,该路段是通往A村的其中一条主要大道,特别是在收割季节会有许多重型罗里和旅巴使用该路段,提升后将为大家带来更好的道路。

他说,工程将在2星期内完工,并呼吁道路使用者给予合作,暂使用5号半沟路来往A村。

陪同巡视者包括沙白县新村协调官黄亚祥、沙白县议员诺苏丽西亚、A村村长刘裕捷、B村村长叶国民及B村村委潘玉雪。



Tuesday, January 13, 2015

印尼炸渔船史上第一宗 事主促政府为他讨公道

印尼炸渔船史上第一宗
事主促政府为他讨公道

13/01/2015 12:32
76653_150113 sekinchan-1.jpg
印尼棉兰法庭批准炸毁我国一艘涉嫌进入该国海域非法捕鱼的渔船,引来本地渔民对政府更添不满,指称政府在此事有失责之嫌,以致渔民权益不获保障!

我国一艘注册编号为PKFA 7738,来自雪州适耕庄的C2深海渔船,在去年12月9日因被指越过印尼海域非法捕鱼而遭印尼当局所取缔,除了逮捕船上4名外籍客工外,该艘被拘留的渔船也在今年1月8日,被棉兰法庭宣判非法捕鱼而被全艘炸毁。

一炸就炸掉半百万

这起事件被印尼媒体所大事报道,而我国外交部及海事局也在较后向事主证实此事,此宗炸船事故也是马印海域捕鱼争议常常发生的第一宗。

炸船事故发生后,渔船事主王惠德(33岁)方获知渔船已被炸掉的消息,他对本身在此事上不获政府支援及协助协调,以致完全处于被动下损失近50万造船成本及再遭中间人所欺骗2万令吉赎船费大叹无奈,也遗憾政府没有在此事上力捍本地渔民的权益。

他今日在行动党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陪同下召开记者会申诉苦况,并要求我国政府为他讨回公道。

赎款谈不拢陷僵局

王惠德声称,事发当时,其渔船有装置渔业局所指定的黑箱,因此他几乎可以确定当时由其4名员工所操作的该艘渔船,并无越境。事发后,其友人通过电脑系统再次确认及追查当天渔船所在海域的位置,而黑箱定位系统也显示,其渔船是在我国的境内。

“我的员工被捕后通知我他们被印尼当局所逮捕,指他们越境非法捕鱼,我们曾经与有关方面谈判赎船,但对方开出18万令吉,而我顶多只能筹出15万令吉,在价钱谈不拢情况下,赎船一事就陷僵没有解决。”

他声称,较后一名来自槟城的中间人指称可协助他赎船,而他也通过银行汇款2万令吉给予对方去处理,然而,在一切还未解决之际,棉兰法庭一个判决,令他的渔船顷刻间化为灰烬,而2万令吉也化为乌有。

黑箱记录可证没越境

王惠德指出,船上的黑箱的定位记录是最有力的证据,奈何我国农业部及海事局在通知其渔船被印尼逮捕后,却没有进一步为他伸张正义,包括通过外交方式向印尼力争到底,为国人争取最大的权益。

他数度声称渔船没有越境,但同时表示若要采取行动,印尼应该以更文明方式来处理此事。

询及他会否就此事上诉甚至反诉印尼政府时,他表示此事涉及马印两国邦交问题,如今渔船炸毁已是事实,单凭个人力量采取法律行动困难重重,但他希望政府能为他讨回公道,并以此事为个案,希望类似事情不会重演。

黄瑞林:设专案小组解决争议

另一方面,黄瑞林指出,公海灰色地带捕鱼争议层出不穷,但炸船还是第一宗,因此,我国外交部、农业局应联合向印尼当局提出要求设立一个专案小组,专司处理及协调类似越境非法捕鱼的争议,以便对两国公平的同时,也不影响邦交。

“类似的协调单位有必要设立,藉由此解决经常发生的越境纠纷,同时,我国海事局也应该加强公海巡逻,捍卫我国公民尤其是渔民作业的安全与权益。”

黄瑞林认为炸船判决并不够文明,当局应该以更合理方式,包括可以通过司法把此事交由法庭来审判,并传召船主及涉及者听证,但船主在此事上完全被动,也对进展一无所知,最终渔船被炸毁后才受到通知。

斥政府失责没及时支援

“渔民的悲歌永远唱不完,随着这个事情发生后,渔民出海极度不安,惶惶不可终日,因为,他们连一个支持的后盾甚至是申诉的管道都没有。”

黄瑞林也指责政府当局在此事上有明显失责之嫌,因为,当局在获知此事后应立马与印尼交涉以了解个中情况,而不是扮演被动的角色,因此,他会协助王惠德致函农业部,要求当局跟进此事,并增强我国公海的巡逻与防护措施,保障自己的国人。

(新闻转载自辣手网)
http://www.laksou.com/News.do?doNews=viewPoliticNewsDetail&id=39615